但后来我想明白了,你是个臭傻逼,我也算不上是不完全,只是有时候一时没办法想明白一些东西,可我还是期待你的信,最后死在自己的妄想里。


到头来我不过是纠结你是不是真的对我有过一份真挚的感情,是或者不是我都接受了,但以后怎么办,我还需要点时间。


就是突然想起你,不是想你。


评论